山村灵异见闻(三)八字轻重的区别

恐怖 发布时间:2017-05-30 01:05:08 点赞0次 光顾

1、轻重的区别

大家别误会,我不是命理学家。我今天要说的是我们村里人尽皆知的真实故事。

我们村委会十几年前,用上级拨下来的扶贫款建了一个鸡场,租给农户养鸡,是温氏公司的“公司+农户”模式。按温氏的要求,鸡场建在离村庄较远的地方,当然村委会所建的也不能例外。

鸡场建在灵伯坑(地名,是不是一听名字就觉得阴森?),确实这地方历来都有各种传闻发生。鸡场建好后,第一个中标承租的是村主任自己(我不敢说有没有猫腻)。但是,村主任养了不到半年就情愿减租转租给别人了。因为他老婆有天光天化日之下在离鸡场背不远处的坟前“吃糍”(即自己用手把黄泥巴往嘴里塞),还好万幸被一个割松香的香农发现,得以抢救及时,捡回了小命。

接主任手租的人叫柴哥(外号),他原本不信邪。但是,他的遭遇比主任老婆更惨:原本高大威猛、龙精虎猛的大好身板,竟然在养鸡后的第二年患上了脑肿瘤。做手术、放疗化疗等等化费了近二十万才保住了小命。更痛心的是他儿子,原本是高富帅的典型,竟也莫明其妙的患上了精神病。后来,柴哥信邪了,去找邻镇一个非常的“”“”。仙婆说鸡场占用了“别人”的“房子”,搞得人家无家可归,所以……但是鸡场是柴哥有份建的,他做泥水工,没有挖出什么东西啊?仙婆说,那些“房子”有很多年头了,可能由于当时埋得较深再加上雨水冲山上的泥土下来,日积月累的不断加厚了土层,所以当初开始兴工建鸡场时才没挖出有。不管怎样说,反正有而且不止一座。

由于不能毁坏鸡场求证仙婆的话,因为鸡场是用扶贫款建属全体村民集体所有,哪个敢动手毁坏?柴哥只好弃租了,原本合同注明一租就至少三年的。柴哥是接主任手的,连上主任半年自己一年零七个月 ,共计二十五个月,还有十一个月的租金不要了 ,更没有人敢从他手中接租。柴哥不在这个鸡场,病情不再发展,他儿子也正常了很多,但是很遗憾终究没能恢复为正常人。

鸡场也一直丢空了五六年之久,没有人敢养。有人甚至说倒贴钱也不做。直到2012年,一个一直外出打工的村民,由于打厌了工,回来租了鸡场。租金当然少了很多。

当人人都以为该村民很快就会成为“柴哥第二”,但是该村民却出奇的顺风顺水。他养的鸡批批都比别人的利润高,几年下来发了大财,也无病无灾。

二叔婆说“这就是八字重与八字轻”的人的区别,该村民是属于连鬼看见他都绕路走的人。

本故事绝对真实!

  • 上一篇:可能说出来自己都觉得荒唐
  • 下一篇:灵异故事(十二)
  • 标签...

    猜你喜欢

    我亲身经历的一次真实的“阴
    所谓阴兵过道,常见的就是极阴之地有英魂执念不散巡逻游走,还有就是阴兵押解鬼魂过路去地府因某种原因显化于人前! 十几年前我
    亲身经历的两桩奇事
    没有来奇之趣曾经,对鬼、灵异远没有现在灵敏。 记得几年曾经一个周末跑到近邻大学自习室去看书,近中午的时分去了趟洗手间。刚
    汽车旅馆
    第1章 这是一个寒冷而寂寞的夜晚,因为我在荒芜的道路上奔驰一英里,似乎永远拖延,并导致无处可去。自从我离开家以来,我一直在
    谋杀与死亡
    Amreen Siddique是Cactus Infotech Global公司23岁的业务分析师。她住在孟买Andheri的一间四卧室平房里,作为付费客人。她与另外
    开门声和敲门声
    这两天经常睡觉的时候,听到开门声却没有关门声,昨晚刚躺下就感觉自己家的门栓在被弄的很大声,后面又有敲门声敲了两次两声,过
    头七确实会有怪异发生
    我们这里有个习俗,人死后头七晚上要最后一次回来看亲人,本人经历过几次,确实有怪异发生。 头七晚,死时超度的道公巫婆到家里
    我跟朋友一起去见识了一下过
    “过阴”有很多种说法,各地习俗不同,叫法也不尽相同,少数民族称之为“鬼师”,有些地域称之为“下阴”,有些具备阴阳眼的人也
    一些真实的亲身灵异经历
    其实灵异事件的真正魅力在于真实性,一个虚构的故事,即便内容再精彩,也难以让人产生共鸣。 我所记述的一些事,真是自己亲身经
    我想说两句:

    这是广告       [点一下嘛]

    这是广告       [点一下嘛]

    最新文章

    一叶一菩提°

    宅小屋 | 观天下 | 心淡定 | 享安乐